<var id="dhbzx"></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
<cite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cite>
<menuitem id="dhbzx"><strike id="dhbzx"></strike></menuitem>
<var id="dhbzx"></var>
<cite id="dhbzx"><span id="dhbzx"><var id="dhbzx"></var></span></cite>
<thead id="dhbzx"></thead>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
  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墨浪花>> 第十七期>> 全国大赛征文选

追马的然曼卓玛

高二?#27169;?)  孙海栗

 

这无垠世界的大风总能让我复活

——消失宾妮《葬我以风》

  最后压死骆驼只需要一根稻草,疼痛和死亡是尘世中最无法抗拒的绝望,同样,置身其中的我也并不坚强,尽管受过很多教育,看过许多励志的书?#23613;?#24456;多年来我任由自己伤春悲秋,常常陷入思想的漩涡自救不得,萎靡伤感像是皮屑角质一般不断生成又不断脱落。我也常常因为一些尘埃般的挫败?#39548;?#36716;反侧,欲哭无泪。我也热爱驰骋,信仰远方,依照并遵循着人的本能,喜爱站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走在旅途?#25945;?#30340;路上,躺在无风无雨的海边,最关心的永远是饥?#19990;?#26262;,与生俱来的怯懦像是雪积三尺下隐藏的虫蚁。

  ?#28909;?#25105;没有遇见过一些人一些事,或许?#19981;?#26159;阳光正好,微风不躁,可命运本就是一种飘渺的东西,所以我还是绝望了。绝望有很多种原因,最重要的还是对快?#20540;?#36138;得无厌,幸好我还有足够的耐心和勇气寻?#34433;?#26395;。

  那时,我背着包一路向西逃到了川藏边界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或许也只是想散散?#27169;?#21561;吹风。走时,?#20449;?#21451;安慰说一切都会过去,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平?#19981;?#26469;。最后四个字听起来竟像我要轻生。

  贫穷的藏族女人牵着马带我上神山参拜。听说虔诚的人都能将烦恼抛给大自然,我模仿着身边的信徒,洒“龙达”挂经幡,向眼前的色嫫女神山许愿,阳光下的女神山圣洁无比,与达戈男神山紧密相连,像爱情神话一样凄美。迷眼的香火中五色的经幡高高叠起,我心中莫名的空荡感无以复加。

  上马继续行走,悠悠的马铃声中出现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一脸高原红,似乎有些不应?#22467;?#22905;正低头采着路边的野百?#24076;?#21160;作毫不生涩,?#25104;?#26159;年轻的笑容,那种年轻肆意像朵刚刚盛放的野栀子,那种可以嗅到的青翠,那一刻让我有想要走进她生命的冲动。在我们那个光怪陆离、铁血冰冷的城市居住久了,时常深夜裹进被窝都会周身冰凉,而就是女孩?#25104;?#26368;平凡的笑容像是穿透冰天雪地的火光给了我莫大的慰藉。

  藏族人天生的朴实说能给人安全感,他?#24623;?#26377;的平凡、高?#23567;?#20048;观、友善、真诚的气质似乎不来自我们那个厚重而粉饰太平的世界。我坐在马?#25104;?#19982;帮我牵马的藏族女人?#24863;摹?#22905;因为没有读过书,满口不标准的汉语,但那并没有成为我们交谈的障碍。我的?#25239;?#21364;不时被前方奔跑的小女孩所吸引,尽管我知道交谈时心不在焉很不礼貌。藏族女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含蓄地对我笑笑:“是不是很调皮?”我摇了摇头。她告诉我,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名叫泽然曼。她?#32652;?#24456;贫穷,所以放假时来帮着拉马。女孩顶多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看着她瘦削的身材我很是惊?#21462;?#22899;人接着告诉我,她们这里是中查沟的贫困村,同样她们从未走出过大山。5?12大地震前因为地理位置太偏僻并没受到国家的补贴,无限的贫穷使她?#24623;?#26102;无法温饱。一场地震因祸得福,国家借款让她们组建马帮,但本质上的贫穷仍未改变。就算她不说我也能从女孩脏兮兮的穿着上得到一些信息,破旧的上衣,败色的红领巾,烂出了齿的鸭舌帽上面是过时的动画《火力少年王?#36820;耐?#26696;。

  将心比?#27169;?#20843;岁那年我在做什么?跟朋友们?#20154;?#30340;花裙子更漂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懒得像圈养杂食的动物,躲在温?#20381;?ldquo;不食?#24605;?#28895;火”;娇气起来像泡沫一触就破;想着地震是一场逃亡游?#20961;换?#26377;伤亡惨重,人亡家破。我不懂泽然曼为何幼小的年?#36884;?#21382;那么多苦难还能乐观地生活,而苦难于我更像是袍?#30001;?#30340;褶皱看得到,却长时间抚平不了。

  ?#33080;?#30340;马队在神山上盘旋,清晨曼妙的?#23637;?#22312;高山草原的中央散发出自然而又神圣的光幕。开朗的然曼,一路追着最前方的马匹奔跑,时不时地采着路边盛放的野花送给我们闻香。我打心底里?#19981;?#22905;,当然不是因为她送我的香花,而是她身上有我没有的勇气,她用了一份坦然去回忆过去,带着乐观微笑迎接未来,她追马的姿势,不甘平凡的模样,年轻肆意的笑容在海拔3000米的神山之上像朵傲然怒放的格桑花。在我看来,一个人要举重若轻并?#39029;?#24691;无欺地面对自己的过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而就是这样一件无法做到的事,女孩用追逐前方不悲后方的方式面对,这莫大的勇气,我无比佩服。

  陀思妥耶夫?#22815;?#26366;说过:“我最害怕一件事,那就是我配不上我所受过的苦?#36873;?rdquo;这样的话在无数千姿百态的苦难中都曾给过我鼓舞,然而对于解决我那些看似渺小的迷茫和痛苦从未有过釜底抽薪般的结果。眼看着马队回到了马帮,就要与这里告别,心头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耳机里播放着剩下的?#24535;洌?ldquo;谢谢你陪我跟生命问好/这个城市很温柔/我在坚硬的季节/?#20302;?#22320;流?#24605;?#28404;泪/而我异乡人的身份啊/已逐渐清晰。”在路上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能接近更多人的生命,同样,我们的一生中会遇见?#28065;?#33394;色的人,总?#24515;?#20040;多的人让你感动给你温暖,而这份感动会融入生命。马队到了山下,看见女孩站在远处抚摸着马儿白而纤长的鬃毛,?#25104;?#30340;笑容依旧未减。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跑过去问女孩:“你为什么?#19981;?#36861;着马跑?”她停下手中的事很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而她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24076;?ldquo;因为不管有多困难,未来还很美好呀!大姐姐,我说的对吗?”我背过脸去不再说?#22467;?#33080;颊浸湿,心中长期沉积的迷茫、伤感、无望顷刻间烟消云散,如释重负感倍加清晰。

  因为未来还很美好。哲人说:“不要因为你在哪里而沮丧,而要因为你正在走向哪里充满希望。”在庞大而缜密的人生之路上,我们是极其平凡?#27169;?#22312;无数悬崖峭壁、巨浪滔天的危险边?#31291;?#22788;逢生,这确实是悲哀,但因为这样我们也是?#20197;说模?#36825;些经历过的苦难,成功后的毫发无伤构成了我们巨大的回忆体系,在生命的最后年华里那些?#25163;?#22914;饴的过去成为我们生活中最真实的?#26223;?#21644;怀念。曾经有人同我说过这样的?#22467;?ldquo;在白天,我们能看到最远的东西是太阳,但夜里,我?#24378;?#20197;看见无数个超过太阳亿万倍距离以外的星体。有时候,我们的处境的确不?#24120;?#20294;若年轻时便一帆风?#24120;?#32456;其一生,我们也只不过看到一个太阳,重点是当你的人生进入黑夜时,你是否看到了更远更多的?#20999;恰?rdquo;同样,此刻的我并不认为年轻时候的磨难有什么不好,至少这些磨难让我比别人懂得更多。

  随后,我离开了中查藏村,风仆尘尘地赶向下一个旅程,然而我终于多了一份坦然去接受生活的真相。曾经我不懂什么是人生,佛能因此顿悟而我却不能,后来我才微微了解,每一步都冰冷无情,但每一步都无懈可击。

  大风里我裹紧了?#25918;瘢?#38754;对着磅礴的世界,回忆里追马的然曼卓玛,她说前面并非是马,而是希望啊!

返回首页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03日 11时43分09秒
版权声明:
1、本网所?#24515;?#23481;,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24736;底柿希?#29256;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24515;?#23481;?#28212;?#20316;者个人观点,仅供?#24944;跡队?#36716;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上一篇:路与行[ 04-03 ]
下一篇:走过九?#36335;?#33457;[ 04-03 ]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22467;?564-3284422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经营许可证编号?#21644;領CP备06002640号
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
<var id="dhbzx"></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
<cite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cite>
<menuitem id="dhbzx"><strike id="dhbzx"></strike></menuitem>
<var id="dhbzx"></var>
<cite id="dhbzx"><span id="dhbzx"><var id="dhbzx"></var></span></cite>
<thead id="dhbzx"></thead>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
<var id="dhbzx"></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var>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
<cite id="dhbzx"><video id="dhbzx"></video></cite>
<menuitem id="dhbzx"><strike id="dhbzx"></strike></menuitem>
<var id="dhbzx"></var>
<cite id="dhbzx"><span id="dhbzx"><var id="dhbzx"></var></span></cite>
<thead id="dhbzx"></thead>
<var id="dhbzx"><video id="dhbzx"><menuitem id="dhbzx"></menuitem></video></var>